亲爱的“普神”您把乐迷弹哭了

 王维     |      AG-ag真人-金沙AG

  

亲爱的“普神”您把乐迷弹哭了

亲爱的“普神”您把乐迷弹哭了

  曲目的选择与编排也透露出匠心独具。两首莫扎特、两首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分为上下半场,每个半场都是莫扎特在前、贝多芬在后。并且,莫扎特奏鸣曲选择的是早、中期的作品,而贝多芬则是最后两部奏鸣曲的“重头戏”。得益于星海音乐厅优质的音响效果、良好的听众素质与成熟的音乐氛围,普雷特涅夫幸运地与在场的乐迷们共同完成了一场非常成功的演出。是的,“幸运”。因为像昨夜这样富于对话意味、充满人情味的演出,对普雷特涅夫来说,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不可多得,甚至是可遇不可求的。在昏暗的舞台背景下,听众们容易产生一种美好的错觉,就好像年轻的莫扎特和年老贝多芬也在进行某种对话。与此同时,普雷特涅夫的演绎风格,又始终是俄派的,甚至如今的他,身上的俄派风格反而增强了,尤其是那种用技巧回归音乐本真的态度。这令人想起叶赛宁的名句,“莫非是因为我来自北方……” 从维也纳爱乐《春之祭》与“布八”,到普神独奏,星海音乐厅在一周之内迎来三场神演,实不多见!这不禁让我们对11月29日即将到来的科瓦谢维奇独奏音乐会(更多了几分期待。前三首,若把海布勒的莫扎特和肯普夫的贝多芬视为“传统”的话,普神的演绎显远离这个传统,然其莫扎特的俏皮,贝多芬的内敛,亦能给人恰到好处之感。我手头有六套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的唱片,多出自德奥系钢琴家,对于第三十二的处理,普神显然与众不同,他的细腻、内敛、淡定与收放自如,是我在现场得到的印象。这场音乐会,弥漫普神的个人特色,用中国古话说是“六经注我”,有别开生面之感。昨晚的演出之所以感人,正是因为这是一场富于对话意味的演出。作曲家与演奏家的对话、演奏家与听众的对话、甚至作曲家与听众的对话,都在挖掘、并使我们感受到了这种共性。在某些时刻,我甚至产生了某种错觉,仿佛莫扎特和贝多芬也坐在台下聆听:他们彼此理解,互相宽慰,并共同欣赏这个美丽的秋夜。普雷特涅夫艺术生涯早期的莫扎特是严肃、审慎甚至老气横秋的,而在艺术盛年于DG公司录制的莫扎特又显得有点随心所欲。今天他在现场弹出的莫扎特是技艺高超、收放自如之下的纯真与甜美。与海布勒的气定神闲、内田光子的浪漫无邪等名家演奏相比,普雷特涅夫昨晚的莫扎特更带了一点仙气,也有在他本人身上较为难得一见的肆意旷达,在某些段落甚至接近古尔达的意境。 “莫扎特与贝多芬的对话”,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老生常谈,却也是我在现场灵机一动的突发奇想。年轻的莫扎特拥有天才的特征:不谙世事,快意恩仇又充满犹疑;年老病弱的贝多芬,饱尝人世冷暖,却始终不曾屈服。普雷特涅夫本人的生活,也很难说尽如人意,也饱经风霜、动荡和忧愁。但是,正如叔本华所言,人类的共性其实远远大于个性。哪怕时代不同、民族不同,作曲家、演奏家与我们,实际上仍然存在着许多共性——那或许也就是人性的一部分。普神的琴音有种魔力,能牵扯住听者的情绪,放不下,回不去。下半场k.330和op.111堪称神演,尤其是op.111弹得冷傲孤绝,想起王维的诗句:“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第二乐章中段的变奏直戳泪点。 K.282,像是胖嘟嘟的天使在云端起舞,纯洁的笑容,棉花一样柔软的厚厚白云,第一次听到如此纯净又柔软的琴声,身心马上被俘虏了。第二乐章像是可爱的花之精灵在水中上、在树林里、在巨石边、在溶洞里起舞,轻灵活泼。第三乐章是青春年少,无忧又充满朝气与勇气。奏鸣曲又好像是描写了人从婴孩到长大成少年的过程,充满天真烂漫,也有着父母对孩子的满满爱意…… 今年到目前为止听了三位擅长弱音处理的钢琴家,他们琴风各不相同。赵成珍是一位善良的欧巴,DT在不断的Flirting,而普爷爷是一位傲娇、高冷的倔老头,昨晚贝多芬与莫扎特专场演出非常精彩,尤其是下半场普爷对贝多芬第三十二奏鸣曲的赋格的处理堪称神操作,经历了一系列复杂的变奏之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正如音乐会开始的莫扎特K282。普雷特涅夫在乐迷心目中的形象一贯颇为高冷。在舞台上他总是不苟言笑,连带他的音乐也给人一种疏离感。但是,音乐——不论它需要多么理性的技巧——都难以成为纯粹理性的产物,普雷特涅夫的演奏亦然。他与其他任何一位音乐家一样,始终在演奏中渴求交流:与作曲家的交流、与听众的交流。听完昨晚的音乐会,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我前后听过三次“普神”的钢琴现场,头一次是2003年在英国华威大学艺术中心,年仅26岁的图冈·索契耶夫指挥爱乐乐团,普雷特涅夫演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一钢琴协奏曲》;另外两次是近五年在星海音乐厅的两场独奏。昨晚的音乐会,大概是最动人、最深沉的一次,和16年前的印象相比,他对演奏本身的理解更简约,但内心更丰富;对乐器的控制力更有效,又能释放出更丰富的色彩,有友人音乐会后说,他弹的贝多芬Op.111 “如仰望星空般超凡脱俗”,没有比这更贴切的形容。普雷特涅夫对肢体的表演没有任何兴趣,弹琴、指挥都是如此。普神的琴音晶莹紧致,颗粒饱满,即使极弱音下也闪烁着光泽,美极了。加演了肖邦玛祖卡和夜曲,玛祖卡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的演绎,高雅清新的趣味真是神品。普雷特涅夫仿佛刻意要为现场听众制造一种罕见、深入骨髓的优美,他着力表现出至柔至美、圆润通透的音色,在乐句层次的把握和节奏韵律的呼吸上都给人巧夺天工之感。弹奏贝多芬时,普雷特涅夫却似乎克制住了这种对美的极致追求。他自信、笃定,他注重歌唱性,却不是大开大合的歌唱性,而是充满了丰富细节的歌唱性。钢琴家用音色的明暗、力度的强弱编织出至为层峦叠嶂而又清晰可辨的乐句交替,并且更重要的是,他因此自然而然地传达出了真正的、复杂的感情。尤其是贝多芬op.110中的情绪对比,op.111的百转愁肠,的确是气象万千,令人叹为观止。此情此景唯有莱蒙托夫的诗句最为贴切—— 昨晚高冷的普神应该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场上难得露出了几下微笑,给演后堵门的乐迷也耐心签了名,让一众乐迷感激涕零。 #纯净#像冰川水一样清澈,可以轻柔如云,又可以强健有力,思绪的变化转换自如,的确是与众不同的钢琴大师,庆幸没有错过:普列特涅夫昨晚的演绎,莫扎特谱面没写的,比如幽默感、歌唱性,甚至歌唱过程的换气,都被他生动刻画。贝多芬谱面有写的,我开始不太理解他为什么不做或造句得如此奇怪,但后来却被他完全说服了,Op.111直接把我弹出泪水。返场肖邦,大师的演绎告诉大家:左手,不是为右手数节拍的。互勉!两首莫扎特的作品的演绎很有个性,是很精致隽永的演奏,仿佛感觉不到叩击的动作,却又银光闪闪。普雷特涅夫的莫扎特灵慧又低调,任何时候聆听,甚至回想都能够抚慰心灵,热点:唐诗三百首|渔翁这种恰如其分,这种暖心的微温,可遇难求。理查·施特劳斯在1922年写下《给一个年轻指挥的十条金规》中的第二条是充满调侃的“真理”:你指挥的时候不应该出汗,只有听众才应该感到温暖。套用这句话用来形容普雷特涅夫在星海音乐厅的音乐会,也很贴切。钢琴家汗未沾衣,听众却已泪眼婆娑。星海音乐厅与普雷特涅夫的渊源颇深。2015年,他在中国的首场独奏音乐会就在这里举行。当时的空前盛况依然历历在目。岁月荏苒,又到深秋,归来的钢琴家却显得比四年前更加年轻、精神焕发。昨晚的舞台设计颇似里赫特晚年所钟爱的风格:整个大厅仅留一盏明黄色的灯,温暖着钢琴家孤独的背影。此情此景立刻烘托出一种温情的氛围,钢琴的声音瞬间穿透整个空间,直到耳畔,仿佛朋友之间的闲聊。但是这场音乐会远不仅仅如此。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新闻